653摊牌

一秒记住【笔下中文网 www.bixia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外祖母,您好像瘦了,是不是吃不惯京里的菜?”

????“外祖母,要不我给您找个擅闽州菜的厨子吧。”

????“……”

????端木纭和端木绯亲自出去把李太夫人引来了朝晖厅,姐妹俩亲昵地一人挽着李太夫人的一只胳膊,一路走一路说。

????朝晖厅里的端木宪远远地就听到了外祖孙三人的说笑声,神情更复杂。

????当三人进厅时,端木宪已经恢复正常,若无其事地与李太夫人打了招呼。

????之后,几人就在厅中坐了下来,端木绯又亲自去给李太夫人泡茶。

????端木宪笑着与李太夫人寒暄:“亲家,前几天京城刚下雪,冷了不少,京城不比闽州暖和,亲家可要注意身子。炭可买够了没?”

????端木宪已经想着是不是让端木纭明日给李府送些银霜炭过去。

????“炭都备齐了,多谢亲家关心。”李太夫人含笑道,“这种天气我早就习惯了,亲家莫非忘了我李家曾在墨州驻守多年?”

????墨州位于大盛的东北,可是比京城还要冷的地方。

????端木宪怔了怔,哈哈大笑。他还真是忘了,李家是十三年前才从墨州调去的闽州。

????这时,端木绯把刚泡好的茶给李太夫人端了过来。

????端木宪眸光一闪,笑呵呵地说道:“亲家,快试试四丫头泡的茶,四丫头泡茶的手艺那可是一绝。对了,四丫头,你不是说你给你外祖母准备了梅花茶吗?”

????“呀!”端木绯低呼了一声,她差点把梅花茶给忘了。

????碧蝉连忙道:“四姑娘,奴婢去替您拿吧。”

????端木宪面色一僵,正欲再言,就见端木绯站起身来,又道:“还是我自己去吧。我还给外祖母绣了条抹额……”她还想给那条抹额再加几针。

????端木绯急匆匆地带着碧蝉走了,端木纭看着她这副风风火火的样子,忍俊不禁地摇了摇头。

????端木绯前脚刚走,后脚一个管事嬷嬷就急匆匆地来了。

????“大姑娘,”那管事嬷嬷屈膝给端木纭行了礼,眼角的余光不着痕迹地朝端木宪的方向看了一眼,“庄子里的王管事来送今年的账册,想给大姑娘请个安。”腊月里,端木纭越来越忙,各地的庄子、铺子等等都把账册和年礼送了过来。

????端木纭还有些犹豫,端木宪已经开口道:“纭姐儿,你有事就去吧。”

????李太夫人也笑着附和了一句,既然两位长辈都这么说了,端木纭就从善如流地随那管事嬷嬷离开了。

????看着端木纭走远,李太夫人收起了嘴角的笑意,若有所思地朝端木宪看去,隐约也意识到了端木宪有话要和自己说。

????仿佛在验证李太夫人的猜测般,端木宪打发了大丫鬟去外面的檐下守着,朝晖厅里只剩下了他们两人。

????“亲家,”端木宪也不绕圈子,单刀直入地问道,“上次你说纭姐儿可能有心上人了,可有没有打听到?”

????“……”李太夫人一脸复杂地看着端木宪。

????其实李太夫人好几次想和端木宪说这件事,但总是每次都是犹豫不决,开不了口。

????这些日子以来,端木纭时不时的会去祥云巷给她请安,李太夫人也劝过了几次,但是端木纭只是笑,软硬不吃。

????李太夫人实在是拿这个倔强的丫头没辙。

????厅堂里静了一瞬。

????李太夫人心里暗暗叹气,迟疑地说道:“纭姐儿她……她的确有了属意的人。”她眉心微微蹙起,声音中透着一抹艰涩。

????端木宪闻言先是眼睛一亮,但是立刻就觉得李太夫人的神情有些不对,动了动眉梢,心道:难道是那位公子的家世不够好?

????“是举子,还是将门?再不济就是商户,也不妨事……”端木宪捋了捋胡须道,他倒觉得家世什么的也不成问题,毕竟自家也不需要孙女去联姻。

????“都不是。”李太夫人打断了他,眉心蹙得更紧了。

????她脸上又露出迟疑之色,欲言又止,心头沉甸甸的。

????端木宪心里咯噔一下,感觉不妙。

????照理说,就算是那位公子家世不好,自己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李太夫人也不该迟疑,除非……

????而且,以自家的大孙女的眼光,太过不堪的人根本不可能入她的眼、她的心,她能看上的人必然是足够与她并肩而立,或者能让她仰望的。

????厅堂里陷入一片死寂,鸦雀无声。

????端木宪心底里的那个想法又蓦地涌了上来,心头像是打翻了五味瓶一般,复杂极了。

????“亲家,”端木宪看着李太夫人,小心翼翼地问道,“难……难道是……”

????端木宪说话做事一向果断干脆,这些年位居首辅高位,浑身上下更是有了一种上位者的气定神闲,平日里从未见他说话这般磕磕绊绊。

????虽然端木宪没有说出名字,但是李太夫人却听懂了,因为端木宪这种复杂的神情和她刚刚知道这件事的时候一样。

????哎!

????李太夫人又在心里长叹了口气,沉重地点了点头。

????“我问过了……”李太夫人同样没说出岑隐的名字,神情晦涩,“纭姐儿她承认了。”

????端木宪的心一下子沉了下去,拳头不自觉地握紧,与李太夫人面面相觑。

????厅内更静了,只有厅外那冰冷的寒风呼啸不止,像是在呐喊着什么,不知何时,那灰蒙蒙的天空中又飘起了细碎的雪花,纷纷扬扬地随风落下……

????李太夫人唏嘘地又道:“亲家,我也劝过纭姐儿好几次了,但是纭姐儿啊,她就跟她娘似的,性子执拗得很。”

????想到过世的女儿,李太夫人神色越发复杂,无奈,心疼,感伤……

????端木宪觉得喉头发涩,拿起了茶盅,可是才拿起,又烦躁地放下了,道:“总也不能看这丫头一条死巷子走到底……”这丫头怎么就非要往墙上撞,这性子就跟他那个逆子一样!

????想起当年长子端木朗非要弃文从武,端木宪心里就是一阵无力。

????两个老人家相对无言,此刻他们的心情难得达到了同步:儿孙都是债啊!

????静默之中,就看到两道窈窕的倩影穿过一道月洞门朝这边走来,端木绯和端木纭一起回来了,姐妹俩言笑晏晏,那清脆愉悦的笑声仿佛在一潭死水中注入了一股活力般。

????“外祖母,”端木绯步履轻巧地迈过门槛,把手里的抹额送到李太夫人手中,“您看我给您绣的抹额。”

????抹额上绣的是海棠金玉的吉祥图案,端木绯除了彩绣外,还想了圈貂毛,又巧妙地把一些细碎的珠宝也点缀了进去,雅致又不至于过于奢华。

????李太夫人看着爱不释手,赞道:“绯姐儿手艺越来越巧了。”

????“外祖母,我给你戴上吧。”端木绯亲手给李太夫人戴上了,又得意洋洋地对着端木纭炫耀道,“姐姐,你看,是不是很适合外祖母?”

????李太夫人今天穿着一件紫檀色暗八仙刻丝褙子,与端木绯绣的这条茶色抹额正好十分搭配。

????端木纭很是捧场,连连点头:“很适合。”

????看着这外祖孙三人,端木宪仿佛与她们隔着一层无形的屏障般,神情恍惚,心里还有些沉重。

????他的目光在端木纭身上流连不去,忍不住唉声叹气。

????本来他们端木家也不需要大孙女联姻的,这些年大孙女一直死咬着说不嫁,他心里只盼着大孙女早点开窍,挑个她自己满意的夫婿就好。

????没想到这丫头好不容易改了主意,却偏偏挑了“那个人”。

????想到那个人,端木宪的身子僵直,心里纠结不已:这要是真的如了端木纭的意,这外面的人怕是要议论他们端木家卖孙女了,毁了端木家的名声。

????哎,这倒也是其次,毕竟他行得端坐得直,最要的是,端木纭今年才十八岁,现在年少慕艾,可是她这辈子还长着呢!

????十年后,二十年后,年少时浓情蜜意消磨殆尽,日子又该怎么过……

????端木宪越想越觉得胸口闷得慌。

????这时,端木绯朝端木宪看了过来,一副卖乖讨赏的样子,道:“祖父,我也给您绣了一条腰带,您耐心等几日,过年前我一定能绣完。”

????端木宪这才回过神来,若无其事地捋着胡须笑道:“好好,祖父知道你孝顺。”

????端木宪转头看向了李太夫人,“前些日子,我说她梅花茶制得好,这丫头就一直惦记着要给亲家还有闽州那边多制些梅花茶送去。”

????他话语间颇有种“老王卖瓜自卖自夸”的味道。

????李太夫人笑得眼睛也眯了起来,对着端木绯道:“你外祖父知道了,肯定高兴坏了。我比他好,先尝上绯姐儿亲手制的茶。”

????说着,李太夫人似乎想到了什么,话锋一转道:“我今儿一大早还收到了闽州那边的信,你们外祖父、大伯父他们上个月又打了一场胜仗……再过几天,那边的年礼也该送到了。”李家打了胜仗,自然也能缴到不少好东西,正好给两个外孙女添妆。

????端木绯动了动眉梢,好奇地问道:“外祖母,最近闽州那边又有海寇为患吗?”

????“是啊,而且还愈演愈烈。”李太夫人点了点头,沉声道,“自从开了海禁后,虽然沿海的贸易激增,但是那些个海盗倭寇就像是闻到腥味的猫儿似的被引了过来。”

????“你外祖父他们几乎每隔一年半年的就要围剿一次,却只能让这些人安份个一两个月,又会开始作乱,不少商户因此不敢出海,也让海贸受到了不小的影响。”

????端木宪端起茶盅,半垂眼帘,感慨地说道:“李家也是辛苦了。”

????他作为首辅,当然也知道这个情况,心里暗叹:哎,这些倭寇就如同那烧不尽的野草般春风吹又生。

????这几年,既有南境、北境之危,又有各地内乱,灾害频发,朝廷入不敷出,闽州海贸的赋税已经占了大盛赋税中很重要的一部分。

????但是,最近这一年多,贸易税赋也确实比刚开海禁时少了不少,就是那些海盗和倭寇猖獗导致的。

????追根究底,也怪朝廷现在发不出军饷。这几年闽州的海军几乎是自给自足,因为没钱,兵力也不足。

????而海域又广,光凭闽州现在的兵力根本不可能全部守住,有时候,海军听闻有倭寇劫船,可是等军船赶去时,早就人走船空。

????像现在这样能够集中兵力半年围剿一次倭寇,李家也已经尽力了。

????以朝廷现在岌岌可危的状态,一时半会儿是不太可能再派出兵力支援闽州的,也只能等先结束北境和南境的战事再来与这些个倭寇清算了。

????端木宪揉了揉眉心,心里暗叹首辅难为啊。

????就在这时,端木绯突然笑眯眯地说道:“学外面那些镖局怎么样?”

????所谓镖局,就是“收人钱财,替人消灾”的行当,商户给银子,镖局就派镖师护他们以及财物周全。

????端木宪扬了扬眉,若有所思。

????四丫头的意思是……

????“问那些船队收钱?”端木宪喃喃道。

????李太夫人惊讶地微微睁眼。

????“是啊。”端木绯浅啜了口茶,笑眯眯地点了点头,有条不紊地说道,“先在闽州一带的海域上,规划出几条航线,让海军在这几条航线上加强巡逻,那些出海的商船向闽州卫所交一笔银子,并按照即定的航线出海,一旦遇到倭寇,就发出信号弹,由沿途巡逻的海军来保护。”

????李太夫人被端木绯的“奇思妙想”听得目瞪口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讷讷道:“这样不好吧?”这简直是闻所未闻。

????“……”端木宪沉默了,慢慢地饮着茶。小孙女这个主意说出去怕是要被人说异想天开。

????端木绯笑吟吟地继续道:“如此,一来,可以解决闽州的军饷问题;二来,海域广阔,由官方规划出航线,可以让那些商船相对集中,那么海军就不至于疲于奔命;三来,这些出海的商队登记在案,也可以提防那些倭寇乔装成普通商队。岂不是一举三得?”

????妹妹可真聪明!端木纭目光灼灼,觉得妹妹这个主意真是太妙了。

????端木绯浅啜了两口茶水,润了润嗓,继续往下说:“外祖母,外祖父和大伯父这些年虽然是连战连胜,可是每打一次仗,哪怕再是大捷,兵力都多少会有些折损。”

????李太夫人攥了攥手里的帕子,脸上露出一丝意动。

????她作为将门女眷,对于端木绯所说的这些是最有感触的,她的三郎和四郎都是战死海上。战场上瞬息万变,谁也不能保证下一个死的人会不会自己的亲人。

????“倭寇打劫商船,在于快与机变,一般不会出动大批人马,若是让海军沿途巡逻的话,即便偶遇打劫商船的倭寇,折损也会少多了。”

????“这些年战乱不断,征兵不易,闽州的军备已经几年都没有换过了吧?”

????“无论是养兵,还是武器装备,这些都要银子,但是现在国库空虚,实在拨不出银子……商队出些银子,就可以保他们自身的安全,无论对于商队还是海军,都是互利互惠的事。只要商队能够平安出海归航,那么贸易自然能再次昌盛起来。”

????“再说了,海军累死累活的,总不能让他们的军饷都不够养家糊口吧?”

????端木绯俏皮地对着端木宪眨了下眼。

????她方才这些话与其说是说给李太夫人听得,不如说她是说给端木宪听的。

????其实,不止是海军,还有南境和北境那些拼杀在最前线的普通士兵的军饷也不过勉强糊口,他们身处于最危险的前线,用性命来扞卫大盛与百姓的周全,随时会性命不保,军饷是他们应得的。

????国库空虚,也只能先放放,但闽州却是可以设法自己赚钱的,改变现状的。

????端木宪的眼眸越来越深沉,嘴唇抿成了一条直线。

????他本来觉得端木绯的建议多少有些异想天开,可是越听越觉得这未必不是一个可行的方案。

????以现在闽州的情况,已经陷入了一个反复循环的死局,想要破解这个死局,要么等大盛安定,再调兵闽州;要么就要不拘一格地大胆改革,也许这个方法真能扭转闽州和海贸的困境。

????要是皇帝还清醒的时候,想要实行这个方案怕是不易。

????皇帝乐于守成,只想保守治国,守着他所谓的盛世,但是岑隐不一样,岑隐为人处世以及处理朝政都是从大局入手,大刀阔斧,杀伐果决。

????如果岑隐的话,应当会同意的……

????端木宪慢慢地捋着胡须,心里琢磨着,干脆他明天就试探地找岑隐说说。

????若能因此让海贸更上一层楼,填补一下国库的空虚,他手边也能再多一些银子可以调配,这大盛千疮百孔,需要银子的地方太多太多了……

????想到岑隐,端木宪的思绪就忍不住转到了端木纭身上,飞快地朝她看了一眼,心头的感觉复杂到难以用言语来形容。

????哎,怎么偏偏就是岑隐呢!

????端木宪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神色恍惚,甚至没注意到一个丫鬟步履匆匆地进了厅堂。

????“四姑娘,章二夫人带着章家五姑娘来求见姑娘。”小丫鬟对着端木绯屈膝禀道。

????端木绯一听到章家小表妹来了,乐了,迫不及待地站起身来,但随即她就想到姑母突然带着小表妹不告而来,肯定是有要事。

????李太夫人见端木家有客,笑着对端木纭道:“纭姐儿,我去你那里坐坐吧。”

????端木纭欣然应了,外祖孙俩离开朝晖厅,往内院去了。

????端木绯则让人把楚氏和章岚引去了真趣堂。

????厅内点着炭盆,温暖如春,厅外,寒风呼啸,空中还在下着绵密的小雪,点点雪花落在斗篷上就化成了水珠。

????端木绯拢了拢斗篷,迎着迎面而来的雪花往前走,没一会儿,脸颊就被寒风吹得通红一片。

????真冷!

????端木绯几乎把身子缩进了斗篷里,直到来到真趣堂才觉得自己又活了过来。

????楚氏和章岚已经在下首的圈椅上坐下了,丫鬟也给两位客人都上了茶,厅堂里,茶香、梅香与熏香交错在一起。

????“章二夫人,章五姑娘。”端木绯把斗篷交给了碧蝉,快步走到楚氏母女跟前,先见了礼。

????待三人坐下后,楚氏歉然一笑,也不拐弯抹角,直言道:“端木四姑娘,我与小女贸然来访还请姑娘不要见怪,实是有一事请姑娘帮忙。”

????“章二夫人莫要客气。”端木绯含笑道,目光忍不住多看了章岚两眼,心道:小表妹还是那么可爱。

????章岚今天穿了一件镶貂毛的丁香色长袄,搭配一条青莲色马面裙,双平髻上簪着一支尾部雕着白兔的玉簪,与长袄上绣的白兔扑蝶彼此呼应。

????楚氏定了定神,正色道:“我听闻晋州那边出了事,所以想请姑娘帮着向令祖父打听一下。”

????楚氏提起晋州,想来是与章二老爷有关,端木绯的神色也变得凝重起来,问道:“章而夫人,晋州那边出了什么事?”

????楚氏理了理思绪,道:“章家从老家送了些年礼来京城,经过晋州,说是晋州太康城有民匪作乱,打杀了当地官员。我想姑娘和端木大人打听一下我家老爷的情况,我已经有一个月没收到我家老爷的家书了。”

????章文澈去晋州已经三个多月了,一开始还时时写信回京,但最近这一个月却是杳无音信。

????楚氏这段时日时常辗转难眠,噩梦连连,昨日她听老家来送年礼说起晋州太康城的事后,就更担忧了,今日一早就去了宣国公府打听消息,楚老太爷让她来端木家。

????端木绯对于晋州的事知道的不多,这事也不适合让丫鬟去问,她就起身道:“章二夫人,你与章五姑娘在此稍候片刻,我去问问祖父。”

????“劳烦姑娘了。”

????楚氏和章岚都起身福了福,目送端木绯离开了真趣堂。

????少了端木绯,厅堂里就陷入一片寂静中。

????楚氏有些心神不宁地坐了回去,端起茶盅凑到嘴边,也不知道喝了没,就又放下了。

????章岚担忧地看着楚氏。

????这段时日,楚氏虽然没说,一直若无其事的样子,但是知母莫若女,章岚从母亲平日里的那些细微的表现也能猜出母亲在担心父亲的安危。

????她能做的也只是帮着母亲一起处理府中的内务,让母亲别太操劳。

????“母亲,父亲一定没事的。”章岚犹豫了一下,还是出声宽慰道。

????若父亲出事,朝廷这里不可能一点风声也没有。

????这个道理楚氏当然也明白,只不过关己则乱。

????楚氏把手往女儿那边伸去,握了握她冰凉的小手。女儿一向怕冷,今天出门急又没带手炉。

????“岚姐儿,多喝些热茶暖暖身子。”楚氏柔声对着女儿道。

????章岚乖巧地应了一声,当楚氏母女俩喝完了一盅茶,丫鬟又给添了新茶的时候,端木绯回来了。

????这才一盏茶多的功夫,外面的雪骤然变大了,如鹅毛般漫天飞舞,即便丫鬟撑了油纸伞挡雪,端木绯的斗篷上还是飘上了不少雪花。

????端木绯给了楚氏母女俩一个宽慰的浅笑,这一笑,让楚氏原本悬在半空的心略略踏实了一些。

????端木绯道:“章二夫人,祖父说,晋州太康城的事,朝廷还没有收到消息。不过,章二老爷现在在大通城,太康城在晋中,大通城在晋南,章二老爷应该不会被卷进去……”

????方才端木宪得知太康城的事后也十分惊讶,结合楚氏许久没收到章文澈的家书,端木宪怀疑从晋南到晋中的驿站、驿道怕是出了什么差池。

????所以,端木宪听闻后也顾不上今天休沐就匆匆出门了。